濛江信息网

首页 > 正文

香港金融中心保卫战:区块链的大时代来了吗?

www.diverger.cn2020-01-14

五年前,当香港提到科技公司时,也许很少有人会“感冒”。现今,香港社会迈向创新经济的气氛正在改变。

韩国朱万李在金融业工作了30多年。四年前,他回到过去工作的香港,创办了一家名为NexChange的科技创新公司。他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颠覆金融服务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过去主要投资于房地产等传统经济领域的香港投资者现在对新经济的投资显著增加。

这些变化背后是对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挑战:近年来,传统金融业的竞争日益激烈,内地金融市场逐步开放,周边国家的金融政策不断完善。香港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些新变化。

如果香港能够借助区块链等创新科技的崛起,成为新时代的金融和科技中心,将为香港开辟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内部担忧和外部威胁挑战HKEx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

2017年之前,香港通过了20多年来最重大的资本市场改革,允许股份相同但权利结构不同的公司在香港上市。

在此之前,香港在这个问题上挣扎了4年。在此期间,内地金融市场逐步开放,亚洲邻国的金融创新政策不断更新。这些变化不断向香港提出问题。香港如何保持其金融中心的竞争力?

客观的统计数字亦显示,香港是时候主动改变了。据德勤估计,2017年香港首次公开募股筹资约为1,282亿港元,比2016年下降34%,HKEx连续三次丧失全球筹资头衔。

与此同时,纽约证券交易所在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数量和筹集的资金数量方面均居世界领先地位,在2017年稳坐全球筹资之王的宝座。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的统计数据显示,上海证券交易所在2017年超过香港,位居世界第二。

在这种背景下,香港市场终于开始明白,从强烈反对同股异权到片面支持市场上的首次公开募股改革,这就是扭转竞争日趋激烈的趋势。

在香港积极寻求变革的同时,其他市场也在追赶时代的发展机遇。

今年3月初,内地金融监管部门的许多权威人士公开表示,将引入CDR机制,吸引独角兽企业重返a股上市。

消息传出后,腾讯、小米、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表示支持改革,并将在消息传出后认真考虑细节。

在4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宣布了10多项金融领域对外开放的措施,涉及银行业、保险业和证券业。

国际交通银行首席战略分析师洪灏认为,香港曾是外国金融机构进入内地市场的跳板。现在,如果香港能够直接在内地设立办事处,可能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地位。

与此同时,被视为香港在亚洲强有力竞争对手的新加坡已明确表示,将考虑调整相关首次公开募股政策,以吸引新的经济公司在香港发行相同股份的不同股权结构后在新加坡上市。

无论来自内地或新加坡的改革信号,无疑都会给香港带来新的挑战。诚然,即使香港主动寻求改变,香港未来的竞争环境也会变得更加激烈。

然而,除了传统金融市场的竞争之外,区块链等创新技术在过去两年的崛起,为香港保持“金融中心”和开创金融技术中心的新时代开辟了新的道路。

那些相信香港的区块链人

韩国的朱万李是香港建设金融技术中心的个人代表。

大约30年来,韩国人李祖万在香港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罗文志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八九年前。当时,他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并很快与朋友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

”比特币最初被挖掘出来,现在不知道该去哪里。那时,比特币刚刚问世。采矿仍然使用中央处理器,这很难使用。过一会儿电脑就会发热。”罗文志说。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罗文志继续经营着他和朋友们创建的游戏公司。直到2017年,区块链和数字现金才开始受到公众的关注。罗文志和他的朋友吴子薇合得来,决定加入区块链和数字现金的创业潮流。

2017年7月,罗文志和吴子薇正式成立库尔勒公司,主要为香港客户提供“云开采”服务,即把库尔勒拥有的采矿机器的计算能力租赁给客户。虽然“云开采”的概念早已在香港以外出现,但Coulla是香港第一家这样的公司。自从

Coulla半年多前成立以来,就像数字现金“击败鸡血”的趋势一样,罗文志和吴子薇的创业生活也击败了鸡血。他们一天只睡一两个小时。醒着的十个小时用来研究区块链工业的技术发展,数字现金背后的技术困难,如何突破采矿的困难,等等。

吴子薇说库尔勒目前拥有大约300台采矿机器,拥有500多名客户,全部来自香港。

对于库尔勒的两位创始人来说,支持他们的是他们对街区链的信念。“区块链技术仍处于初步应用阶段。未来5到10年,区块链将颠覆数字领域的现有技术。”罗文志说。

Coulla,NexChange,也有各种ico在数字现金的浪潮中涌入香港。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香港发行了20家ICo,筹资金额为2600万美元。进入2018年,ICo在香港的发行开始加速。据估计,2018年上半年将在香港发行20种ICo。

另一个选择

“香港是一个传统的金融中心。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香港将来可以成为数码经济、数码资产和区块链的中心。」在与腾讯《棱镜》的独家对话中,查塔希在脑海中描绘了未来的香港。

查尔斯豪斯是香港投资促进局的金融技术总监。他的日常工作是向其他国家和企业推荐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环境和政策,以吸引他们来港定居。

Sadosh透露,2017年9月,香港投资促进局成立了一个金融技术团队,推广香港的金融技术产业,吸引海外相关企业来香港投资。

除香港推广署外,香港金融管理局、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及香港保险业监督均推出金融科技监管沙箱,希望推动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并把香港变成金融科技中心。

夏多熙在对话中透露,目前香港金融管理局已召集6家银行搭建区块链平台,这将大大减轻银行的工作量,从而降低银行成本。区块链平台建成后,香港系统将与新加坡系统相连。此外,香港金融管理局亦透露,将根据区块链科技发行电子货币。

除了推动政府政策,香港的金融和科技产业也自下而上地“野蛮”增长。过去一年,香港区块链协会、香港金融科技协会和香港比特币协会等非政府组织相继成立。这些机构的成员包括香港的银行、证券商和金融机构,以及著名的大学。

香港数码港是这类初创企业的聚集地之一。

香港数码港董事长林嘉莉向腾讯《棱镜》透露,目前香港数码港有1000多家初创公司,专注于金融技术、电子商务、物联网/可穿戴技术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四个领域的发展。“金融

事实上,香港非常接近成为亚洲金融科技中心。虽然目前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据萨多西了解,所有与世界前五名区块链相关的公司都在香港设立了办事处,许多大银行、证券交易商和基金都对探索区块链技术感兴趣。

此外,香港有许多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初创公司,如库尔勒公司。它们的出现为香港带来了资本,为许多香港大学毕业生提供了就业机会,并迫使香港大学开设与街区相关的课程。

库尔勒的云采矿业务现在开始成形,罗文志正在考虑公司的下一步发展,例如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区块链技术,让香港用户更容易购买电子货币。

但他也有自己的担忧。在罗文志看来,区块链不能脱离电子货币。区块链的技术需要来自数字现金的相关人才,技术人员也需要激励。尽管与内地相比,香港目前的监管政策仍相对宽松,但在区块链和数字现金监管方面,香港的传统竞争对手新加坡更加明确。如果这一轮金融技术竞争继续下去,新加坡可能在未来10年超过香港。

事实上,香港当局也知道业界的忧虑。

香港数码港公共使命总监湛家扬早前公开表示,区块链科技目前是金融科技发展的焦点,而ICO是一种新兴的融资方式。许多初创企业使用这种融资模式。它是否适合作为初创企业的融资方式仍需观察。

在决策者的支持和企业家的热情下,香港一定会成为一个有支持和答案的金融科技中心。然而,香港能否如期成为新时代的区块链中心和金融科技中心,只能靠时间来回答。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